http://www.sdfulante.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兰台说史 > 兰台说史•能用传统中国文化为“师生恋”辩护吗?

兰台说史•能用传统中国文化为“师生恋”辩护吗?

时间:2019-02-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2018年的清明节,北大多名校友实名举报北大原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的公开信引爆网络。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沈阳用师生恋为其利用职务之便侵犯女学生辩护的说辞,更是引发哗然。出于义愤,很多网友甚至发出了中国应该禁止师生恋的

  2018年的清明节,北大多名校友实名举报北大原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的公开信引爆网络。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沈阳用“师生恋”为其利用“职务之便”侵犯女学生辩护的说辞,更是引发哗然。出于义愤,很多网友甚至发出了中国应该“禁止师生恋”的言论。

  而反对“禁止师生恋”的一方,则拿出了鲁迅与许广平的婚恋反击--显然,网友们一不小心就“盖歪楼”了,于是有好事者指出:沈阳事件的核心问题是当事人利用“职务之便”谋取包括所谓“师生恋”等各种不当利益,而这种“职务之便”谋好处的行为是深深烙印在国人血液里的传统,非痛定思痛,移风易俗,割除积弊不可改。

  不过显然,这种甩锅中国传统文化,变相为当事人辩护的说辞比“师生恋”的烂借口更不值得驳

  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或者相关利益者打开方便之门的做法,可不是中国人的专利。

  经济学大师哈耶克曾经激进地批判大政府是一条人类的“通往奴役之路”,理由便是大政府可以给你一切不假,但是也意味着能够随时夺走你的一切。很多人以为大政府是指官僚系统很庞大的政府,但是事实不完全如此,大政府准确地说是指政府职能多。掌握着各种生产资料的政府一旦,就会给人民造成极其深重的苦难,这也是哈耶克等人警惕的事情。

  用通俗的话说就是:防止的不是个体化的污吏,而是造成他们贪腐的“权力”。在欧美历史上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最经典的莫过于法国大,宪兵们利用自己在刑事上的权力,大肆搜捕、、索贿给法国形象带去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无独有偶,另一个强调集权的国家--纳粹德国,也喜欢弄这么一直兼备和军队性质的部队,那就是赫赫有名的盖世太保。

  值得讽刺的是,这二者都给自己的国家带去了惊人的,尤其是后者。第三帝国的的典型元素在营、战俘营和集中营系统也很普遍,尤其是集中营,几乎是整个体制的缩影。集中营发生严重的最重要的结构原因早在纳粹统治初年就已经出现了,一个个集中营被作为不受外界监管的隔绝空间建立起来:集中营既不受普通行政机关管辖,也不听从传统政府当局的领导,因此集中营的财务完全不受国家财政监管体制的影响,况且集中营完全不受司法部门的控制,与公众之间也是隔绝的。

  集中营系统及其统治原则的最具代表性的体现就是党卫军的集中营,它对犯人拥有“绝对权力”。尽管从理论上说,集中营也有指挥体系和大量的规章制度,但它几乎是独立运作,内部人士通过朋党之交、施恩提携和门阀派系来互相保护,逃避外界的制裁,因此官僚体制的监管对集中营“系统性地丧失了效力”。而对于犯人来说,实物交易和系统性的贿赂则是他们生存斗争的基本因素。甚至对于维持集中营的秩序,秘密的实物交易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集中营规定必须有符合规章的衣服,如果犯人的帽子丢失或被偷,就必须想办法重新弄一顶。

  虽然这个悲剧不是发生在政府部门,但是原理却基本相同--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类似于大学这种半封闭的环境去谋求自己的利益。

  当然,大学教授毕竟不是真正的官员,他没有国家机器作为后盾,无法真正地强制学生做什么事情。所以,要让学生就范就需要一点技巧,而不能像纳粹那样玩“制度的潜规则”。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世界性问题,随着资讯的发达,我们不时可以听到在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抱怨又被洋导师“奴役”之类的新闻。

江苏快3开奖结果   而东亚特有的师生文化,又给了某些无良教师们行这些方便的“捷径”。众所周知古代的教师相对于今天而言,更加受到人们的尊重。在我国自古就有尊师的传统,在中国古代教育史上,教师具有极高的社会地位。承担教育职能的“士”与“大夫”并列,“师”与“天、地、君、亲”共享着世人的尊崇。古代对教师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大到帝王将相,小到士人平民,都给予教师相当的礼遇。

  《礼记注疏王制》记载:“有虞氏养国老于上庠,养庶老于下庠。”“庠”既是当时实施教育活动的机构,也是赡养老人的地方。老者在原始社会时期是主要的生产和生活经验传授者,承担着教师的角色,因此,从这种尊重中便可看出中国自古就有尊师的传统渊源。

  此后,历朝历代都延续着尊敬老师的一些做法,从帝王到平民,每个人都表现出对老师的礼遇。春秋战国时期帝王对老师的敬重是十分高的,在当时老师面见皇帝可以不用施行一般臣子所用的礼数,士人对自己的老师也毕恭毕敬,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将老师奉在很高的位置。这种对老师的礼遇一直延续到以后的历朝历代,只是表现的形式和程度有所不同。

  儒家把教师地位抬得很高,称为“礼之三本”,教师的社会地位随着儒学的运势而一荣俱荣。儒家思想塑造的理想人格:“君子”是治国、平天下,要淡泊名利,克己奉公,悲天悯人。这种思想的现实代表“士”即“师”就承载这种形象,自觉加强思想修养,把自己塑造成社会道德的楷模、理想的化身。

  这样尊崇的社会地位难免会被一些师德败坏之人利用。例如这次性侵,显然不是凡夫俗子那样蛮干玩“强行突破”,更多地是利用“老师”这个身份的便利。

  相信每一个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老师的权力在明面上不大,但是却又大的可怕。最简单的教师义务为你补课,理论上老师没有权力将学生的时间霸占,但是当教师真的提出的时候,学生很少会拒绝,尤其是心理上比较弱势的女生。

  类似的事件就发生在女作家林奕含身上。同样是中年的导师,同样是涉世未深的少女,同样在被刻意保护的半封闭的校园,有着类似的过程和结局并不令人意外。

  如果是男人被人利用“权力”压榨或者利用职务的“便利”去剥削,尚且还有反抗的可能,但是妹子们反抗的机会却更低。悲剧发生在20年前,那个时期中国的民风非常保守,很多女性甚至在被“暴力突破”的时候都选择沉默。就以北大所在北京市为例,90年代中期,北京市区居民遭遇严重性侵犯的报案率只有7。6%。

  无论是否被强迫,一旦女子和非丈夫或男友的人发生了关系,那么这个女子就“脏”了。她们不知道将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和这个社会,一旦曝光这个妹子可能就社会性死亡了,这对她们而言比被本身都要可怕。而有些极端案例便是一些妇女不看,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就算如此也不愿意报案。

  真正的恶性的性暴力尚且如此,那些钻体制和职务空子的人可不就更加肆无忌惮吗?毕竟,无论是半强迫,还是像一些狗血言情剧那样是利用“老男人的成熟”勾引无知少女,他们肯定做好了你反扑的准备。按照法律定义是“违背妇女意愿”,这条实在难以判定,搞不好还反咬你一口污蔑教师,那么你不但社会性死亡,还会被世人所不齿,毕竟污蔑老师的学生在东亚文化圈那是最低贱的人渣。

  相对那些有苦难言,连报案都做不到的妹子们而言,高岩是幸运的,她的冤屈终于浮上了水面。可惜,死者终究不能复生,只能让我们要警惕那些握有“权力”和“便利”的人,让悲剧不再重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极速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